您好,欢迎来到 光伏商城 [登录] [注册]
行业资讯
2017年非碳能源产业阵亡名单 住宅太阳能是重灾区
发布时间:2018-01-17  来源:科技新报
摘要: 自2012年血洗之后,绿能产业的阵亡速度大为减缓,但是2017年仍难免伤亡,以住宅太阳能为重灾区,2017年同时迎来西屋的破产以及一波核电厂计划停损潮,把核电伤亡名单加入后,2017年非碳能源阵亡名单稍稍可观,以下就是2017年非碳能源产业的死亡列表。

自2012年血洗之后,绿能产业的阵亡速度大为减缓,但是2017年仍难免伤亡,以住宅太阳能为重灾区,2017年同时迎来西屋的破产以及一波核电厂计划停损潮,把核电伤亡名单加入后,2017年非碳能源阵亡名单稍稍可观,以下就是2017年非碳能源产业的死亡列表。

OneRoof Energy:住宅太阳能

OneRoof Energy是次级住宅太阳能融资商,曾风光一时,2013年时,从摩根士丹利等投资机构筹资1亿美元,又从韩华集团等投资机构手中拿到8,000万美元,却只是烧得无影无踪,反而负债1亿美元,至2017年2月因为付不出总部租金而倒闭。

NRG HomeSolar:住宅太阳能

NRG Home Solar是NRG能源跨足住宅太阳能安装的试验大计,原本尚称顺利,于2014年购并第8大住宅屋顶太阳能安装商Roof Diagnostics以及可携式太阳能厂商GoalZero之后,2015年时曾经是美国第4大住宅太阳能安装商,但该年却也大幅亏损高达1.75亿美元,导致大股东对公司策略极为不满,主导扩张住宅太阳能的CEO大卫˙克雷恩(David Crane)于年底引咎辞职。

2016年NRG Home Solar提出重整计划,退出加州、康乃狄克州、北卡罗莱纳州,专注于麻州,纽泽西州、纽约州,同时也裁员并退出直接金融业务,其结果是市占率大幅衰退,从2016年第一季的1.9%,安装11.6百万瓦容量,到第三季仅剩0.7%、4百万瓦。最终NRG决定退出住宅太阳能,尴尬的是,NRG工业及商用太阳能部门仍然蓬勃发展,住宅太阳能却关门大吉。

Sungevity:住宅太阳能

Sungevity宣称垂直整合的住宅太阳能企业如龙头太阳城(SolarCity)、Vivint、Sunrun资金与资产负担太过沉重,Sungevity轻量化的企业结构将能轻易打败他们,很不幸的是Sungevity既没有打败他们,最高只名列第5,更重要的是没能赚钱,成立9年来年年亏损,原本宣称2017年能转亏为盈,结果却在2016年就差点破产,到2017年因为烧光现金,打算进行财务操作以逆向购并注资2亿美元,计划却破局,每月烧掉1,500万美元的Sungevity只好连续裁员,几乎裁光了所有员工,最后由私人资本公司北太平洋集团(Northern Pacific Group)以2,000万美元买下,欧洲分部则由恩基(Engie,原名GDF Suez,法国天然气苏伊士集团)买下。

American Solar Direct:住宅太阳能

American Solar Direct不断裁员,仍无法阻止失血,资产仅剩少得可怜的5万美元,负债却高达1,000万至5,000万美元,只能声请破产。

Direct Energy Solar:住宅太阳能

英国跨国能源公司森特理克(Centrica)旗下的德州电力公司DirectEnergy决定关闭住宅太阳能分支Direct Energy Solar,不过商用太阳能部门仍然存在。

Solexel/Beamreach:薄型硅晶太阳电池,工商业屋顶太阳能

Solexel原本为薄型硅晶太阳电池制造商,在薄型硅晶太阳电池看似前途无望后,放弃制造,转型为工商业屋顶太阳能商,并改名为Beamreach,提供轻量、易安装的太阳能电池模组,转型过程花了2.5亿美元,当债务到期,创投投资者不愿意继续烧钱,Beamreach也就到此为止。

Stion:薄膜太阳能电池

Stion成立于2006年,募资2.4亿美元,是美国东南部第一座薄膜太阳能厂,2017年宣称因受到“进口太阳能面板的不公正竞争”,只能关门大吉。

Suniva:太阳能电池与模组

Suniva是美国少数仅存的太阳能电池制造商,Suniva与美国太阳世界(SolarWorld Americas)一起向特朗普政府请愿,要求对亚洲进口太阳能电池面板模组进行关税贸易制裁,使得美国太阳能模组一度价格回涨,结果再度显示保护主义永远只会适得其反,因为价格不确定性,下游太阳能安装商全面暂停投资采购,Suniva害人害己,搞得美国太阳能市场一片混乱,本身也应声破产,下台一鞠躬。

太阳世界(SolarWorld AG):太阳能电池与模组

美国太阳世界的母公司,德厂太阳世界,也逃不过价格竞争的压力,宣布破产。

Exosun:太阳能定日设备

太阳能定日设备市场正蓬勃发展,然而竞争也快速加剧,法国太阳能定日设备厂Exosun虽然在营运扩张至美国、巴西、南非,在美国自2012年以后出货130百万瓦的定日设备,但在后浪推前浪下,仍在这股竞争压力下不支倒地,宣布进入破产重整阶段。

Alevo:电池

Alevo计划推出完全不同化学基础的电池来挑战主流的锂电池,原本计划2015年底就完成第一个商用储能设施案,结果却拖到2017年1月才完工,但Alevo无力募集足够的营运基金,只能黯然宣布破产。

Aquion:钠离子电池

Aquion募资时可说冠盖云集,包括比尔盖兹、龙头风险创投公司凯鹏华盈(KPCB)等知名投资机构,募资金额高达1.9亿美元。但事实证明,比尔盖兹可能很懂经营电脑产业,或是深知如何消灭疟疾,但对能源产业,他实在不是很专长,其他投资的能源企业如高压空气储能、液态金属电池,也都陷入困境。

Aquion得到众多媒体曝光,还得到洁净能源集团(Cleantech Group)2017年度北美最佳绿能厂商奖,却在得奖后很快宣布破产,澳洲能源储存公司蓝天能源(BlueSkyEnergy)开出羞辱的280万美元跳楼拍卖价,只靠中国资金让比尔盖兹等投资人挽回颜面,中国泰坦能源技术集团旗下美国分公司,美国卓领泰坦公司(Juline-TitansLLC),以916万美元价格买下Aquion资产,虽然开价比蓝天能源高,但仍只有当初募资金额不到5%。

光帆能源(LightSail Energy):高压空气储能

光帆能源与Aquion同样因为比尔盖兹投资而名噪一时,但是8年来烧掉8,000万美元的结果,只是证明比尔盖兹果然钱多到乱枪打鸟也不心疼,或是的确不懂能源产业,光帆能源烧光资金仍未有任何商业化的迹象,只能黯然倒闭。

西屋(Westing house):核反应炉

西屋打造全球半数核电厂,其AP1000反应炉却成为大钱坑,不仅让多个计划烧钱无止境,西屋本身于2017年3月申请破产。布鲁克菲尔德资产管理公司(Brookfield Asset Management)旗下的布鲁克菲尔德商业合伙公司(Brookfield Business Partners)于2018年1月宣布以46亿美元买下破产的西屋。

桑默核电厂(V.C.Summer Nuclear Station):核电厂

由于完工遥遥无期,预算无限追加,西屋又宣布破产,最终桑默核电站计划宣布停损。

李核电厂(William States Lee III NuclearStation):核电厂

2005年,以核能减碳的“核能文艺复兴”迷信开始盛行,杜克能源子公司杜克卡罗莱纳(DukeEnergyCarolinas)规划新建核电厂,2007年底提出申请,兴冲冲的以杜克能源前CEO威廉˙史戴兹˙李三世(William States Lee III)命名,预计总预算50~60亿美元可完成,但到了2008年,杜克能源估计总预算已经膨胀到110亿美元,到了2017年,拖了12年,杜克能源已投入5.41亿美元在其上,8月25日,杜克能源终于决定停损。

杜克能源不肯承认策略错误,要把错误决策的风险成本转嫁给用电户,想将李核电厂停损的亏损含利息,平分12年给用电户均摊,为此提出要涨价电费13.9%。李核电厂与邻近的切若基核电厂成为难兄难弟,切若基核电厂在1980年代就遭停损放弃,后来厂址成为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得奖名作《无底洞》的拍摄场景,如今李核电厂也成为南卡用电户的无底钱坑。

列维郡核电厂(Levy Nuclear Station):核电厂

列维郡核电厂计划一样是在“核能文艺复兴”疯狂年代产生的构想,2006年时,日后成为杜克能源子公司的前进能源(Progress Energy)提出该计划,要在该公司原有运作中的水晶河核电厂旁新建核电厂,2013年时,水晶河核电厂却因为围阻体发生裂痕预计要15亿美元才能修复,杜克能源决定停损,不修复直接提前停役,列维郡核电厂计划变得相当尴尬,2017年8月,杜克能源终于决定彻底停损,宣布不再投注任何成本至该计划。

杜克能源已经投注1.5亿美元在该计划上,或许由于金额较低,杜克能源愿意全部自行吸收,不把此次错误决策造成的亏损转嫁给用电户。

原标题:2017非碳能源产业阵亡名单 住宅太阳能是重灾区

  • <<返回首页
  • 关键词:太阳能光伏发电 太阳能家用光伏 光伏发电 光伏产业 太阳能光伏产业 光伏领跑者 可再生能源 太阳能光伏产业链 光伏协会 家用光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