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光伏商城 [登录] [注册]
企业动态
北控清洁能源执行总裁王野:我只干好一件事
发布时间:2017-05-19  来源:索比光伏网
摘要: 2014年10月,北控水务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成立北控清洁能源,随后又引进了清华启迪,刚刚离开中广核太阳能公司的王野先生加盟,任执行总裁。

2014年10月,北控水务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成立北控清洁能源,随后又引进了清华启迪,刚刚离开中广核太阳能公司的王野先生加盟,任执行总裁。

提起王野,就不得不提到中广核,光伏行业有几座“黄埔军校”:尚德、山特、中广核。这几家企业的优秀人才分别撑起了组件、逆变器和电站业务的小半壁江山。北控清洁能源技术、开发、工程、运维、供应链等核心团队主要成员也来自中广核。

王野很健谈,也很务实。很多职业经理人会制定雄心勃勃的发展目标和长期规划,但王野却说:”我在这只能干一件事,把投资人的钱,按合理、安全的回报给他们。“

“一开始北控的光伏电站以自建为主,但现在行业发展速度太快,我们也会收购一些优质项目。”王野说,“光伏电站环节有两种玩家,一种是自主投资建设运维25年获得稳定长期的收益,一种是短期行为赚笔钱就走。”他觉得二者价值取向“完全不一样” 。

“电站当成产品当然可以,但是最终目标是为了能够25年稳定运行。不要浪费国家资源,不要浪费备案额度,不要故事讲到最后自己都讲不下去了。” 所以王野说北控清洁能源在整个光伏电站建设过程中对设备尤其是关键设备的选型,绝对不会因为利益降低品质。

█ 技术帝

作为中国第一批赴法国培训的核电专家,王野参与了中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2009年,中广核集团委派王野参与组建中广核太阳能公司,王野作为公司的技术总监分管工程建设板块即EPC业务。公司成立当年即中标中国第一个特许权招标项目——敦煌10MW光伏电站。 另一个极具代表性的青海格尔木锡铁山100MWp项目于20011年9月30日并网发电,是当时世界上单体容量最大的地面光伏电站。2012年,中广核建成当时世界最大的10MW分布式屋顶电站于深圳机场落成,是首个通过民航部门认证通过的分布式光伏电站。

他也是行业最早建设光储结合项目的专家之一,参与了旨在解决高原无电地区国家重点项目。在玉树的曲麻莱县建立了完全依靠光伏和储能运行的微网,建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光伏储能离网项目,在三年的时间里,该项目稳定运行为曲麻莱县县城两万多居民提供着可靠的电源。

在光伏行业内从业8年,王野和团队在国内做了大量前沿性的探索工作与实践,同时他们积累编写了许多的标准与规范,把广核严谨、科学的管理理念融入进了行业标准。他们为行业树立了很多“规矩”,也常常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许多电站建设、零部件选型的标准规范沿用至今,很多先进的技术理念得以应用,在这方面,王野功不可没。2014年嘉兴分布式工商业屋顶10MW项目中,从技术角度分析后,组串式在复杂地形条件下的优势得到认可,中广核成为了华为最早的客户之一。这份合作延续到了北控的领跑者项目,面对复杂地形,北控再次选择了组串式逆变器。

在北控中标的二连浩特集群微电网项目前,王野在一次论坛上巧遇锡林浩特一位领导,该市请了另外一家设计院对二连浩特集群项目做的总体方案设计,但由于众多投资商对该项目如何落地实施多持疑虑态度,政府也担心本项目又变成一个抢容量指标的项目。王野和政府领导从光伏聊到光热,再到储能、风电以及微网,鞭辟入里,从整个电改政策的方向和技术接近的路径彻底打消了当地政府担心,对该项目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北控清洁能源在2016年的领跑者招标过程中中了4个项目。总计300MW,其中新泰、包头两个基地项目北控是以资源优势和技术与报价方案中标,尤其是济宁领跑者基地,王野在能源局提出“领跑者”计划之前就已经和济宁政府沟通商议如何将塌陷区充分利用并恢复当地的生态环境。“我们投入了大量精力在济宁的前期可研报告和设计上,领跑者计划出台后,济宁正好符合设立领跑者基地的标准,于是顺势而为。”王野说。

去年大同领跑者基地着重领先性,今年则更注重多样性。北控中标的4个基地中,济宁地处采煤沉陷区,包头基地位于山区地形复杂,乌海的渣山和硫磺对设备有腐蚀,新泰的成败关键则在农业大棚的造价,优化大棚是实现盈利的关键点。王野认为不同领跑者基地技术侧重不一样,要有很好的应变能力和技术队伍。

█ 设备选型与技术方案:北控的“黑猫”和“白猫”

“我们在乌海、包头项目中都是最高价中标。”王野说,“我们想得很清楚,除达到承诺的技术指标外,我们要对我们的股东负责,保证合理投资收益率。”他不愿意过多的谈核心设备选型的喜好,不谈空洞的概念,认为只要能够帮助企业实现预期利润,“黑猫白猫都是好猫。”“我们不是靠讲故事来维持的企业,而是要靠实干打牢企业的基石。”他补充说道。

王野参与的光伏电站系统效率达到80%以上的比比皆是,甚至有达到85%的成功案例。“最终的整场效率无非是通过每个环节损失情况做减法,对我们来说并不难,但对于领跑者项目,我担心高效组件是否能够按时保证供应。”他认为目前领跑者高效组件的产能和“630”并网结点之间存在着一定矛盾,为此北控也在积极推进和各大组件供应商之间的合作。

“明心见性,直指本心。”王野的决策依据很简单:“多发电。”但他的决策过程却非常复杂:“要考虑地形、设备算法、系统优化能力等等,有时候一个技术方案用一整天都不一定能算得出来。”他认为做光伏电站投资要尽可能的了解零部件的技术进展,才能做到不偏激、不保守。通过收购和投资,北控目前光伏电站持有量超过1GWp,所有电站实际发电情况都超原有预计,无一例外。

█ 高比例微网——能源革命的起点

北控也在大力发展分布式光伏并制定了2017年1GWp的目标。在大力发展分布式的同时,王野更关注随着新能源装机越来越多而必须配套的控制策略和储能问题。做到现在,对北控来说,更有挑战的是如何建立由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组成的微电网系统。

“今年我们的一些项目就会加储能系统。”王野说,“储能+微网储能能量管理系统(EMS),才能比较稳定的对标的物供电,尽量多提高自发自用比例。”他指出,电力系统的稳定 需要多个微网群的控制,不只是光伏、风电,更是需要多种能源互补。

在二连浩特,北控已经开始进行装机量高达420MW新能源微网的试点工程。这个复杂的体系由90MW光伏、280MW风电、50MW光热和30MW储能构成,区域内75%以上的负荷都由这个系统供给。“政府部门提出的要求是对大电网的能量交换不超过25%。”王野告诉记者,虽然加装了暂时成本较高的储能装置,但仍然能够做到比较合理的内部收益率,而且高比例可再生能源试点成功以后,将成为真正的能源革命的起点。“这个市场太大了。”王野畅想,“即使在眼下,很多海岛、矿区都可以用这种方式供电,取代柴油机发电。我们做过调研,有的海岛发电成本高达3~4块钱,光伏储能离网电站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微网对企业的控制技术也提出了很高要求。储能电池本身就很依赖控制技术,而快速多变的需求响应和新能源发电不稳定的特性让这套系统更为复杂。

“我们在2013年就实现了远程操控位于曲麻莱的电站,大大降低了现场运维的成本,而且光伏风电都是靠天吃饭,对气象精确预测,好的控制策略以及适当的容量配比都对系统有非常大的改善。”他介绍,目前国际精确气象预测技术可以范围达到100米以内,未来5-10分钟内的气候变化,如何把精确地气象预测与储能系统的配比整体结合,是我们下一步的研究重点。

王野说:“能源革命无非是用清洁能源替代能源,用储能和控制控制系统解决清洁能源不可靠、不确定、不稳定等问题。未来如果大量微网存在,且对大电网依靠越来越少,这时大电网自然就成为了可再生能源的可靠后备电源,这正是能源革命的最终目标。”

  • <<返回首页
  • 关键词:北控清洁 ,节能减排 低碳 201条款 中广核 天合光能 阿特斯 晶澳 协鑫集成 太阳能飞机 分布式光伏,逆变器,科技农业 ,光伏政策,商城